•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炒房、炒股、炒幣、炒鞋 萬物皆可炒

GPLP 2019-10-03

原標題:炒房、炒股、炒幣、炒鞋 萬物皆可炒

作者:蔚芮

審校:一條輝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春風吹滿地,萬物皆可Supreme。這是在B站中廣為流傳的一句話。

現如今,熱炒之風遍地走,似乎萬物都可以被“炒”起來。炒房、炒股、炒幣、炒生姜、炒大蒜再到現在的炒鞋。

在微博的熱搜中,有調侃到: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幣、00后炒鞋。我們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炒炒炒”的時代。

炒房、炒股、炒幣、炒鞋。

看似四種炒作截然不同,但是其實則是一脈相承的金錢游戲,撥開云霧見日出,依舊還是那熟悉的味道。

讓GPLP犀牛財經帶大家去了解下不同時代的炒作。

70后的炒房潮

說到炒房,就不得不說那叱咤風云的“溫州炒房團”。

“溫州炒房團”這個組織本來的名稱應該是“溫州看房團”。在2001年的時候,是由《溫州晚報》組織專門去上海看房。之所以組織去上海看房,是因為2001年的時候,上海的樓市出現低迷,上海市為了提振樓市房價,出臺了“購房退稅”的相關政策。

話說溫州炒房的歷史,其實更早的是從自家門口開始的。

1998年到2001年,溫州的民間資本大量投入當地房地產,促使當地房地產價格飆升。溫州市區房價快速從2000元/平方米左右,飆升到7000元/平方米以上。

后來,在上海市的鼓勵之下,溫州炒房團勇敢的進入上海。

當時的上海鼓勵市民進場買房,對于外地的購房者買房就送上海的藍印戶口。這激發了上海的買房潮。

不過上海的地產商們似乎低估了溫州人的實力。

作為有著“中國猶太人”之稱的溫州人,經過二三十年的財富積累,所掌握的民間資本已十分充足。他們是在是太有錢了,傳言,“看房團”進入上海后,他們像買蘿卜白菜一樣在上海的房地產市場上瘋狂掃貨,上海的房價隨之高漲。

“我買一層,我們買一棟”,這是溫州炒房團的真實情景。

據當時的相關媒體報道稱,第一個“溫州看房團”浩浩蕩蕩開赴上海,三天買走了100多套房子,5000多萬元現金砸向上海樓市。他們瞄準有漲價潛力的樓盤,然后瘋狂地囤積房源,控制局部流通市場。然后聯合中介機構抬高房價,高位套現獲利出局,據稱當時有溫州人賺了相當于買房本金的兩倍。

嘗到甜頭后,“溫州炒房團”開始轉戰全國。

據不完全統計,約2000億元溫州資金投向全國各地房地產,其中北京、上海兩地集中了1000億元。“溫州炒房團”所到之處,當地房價一路狂飆。一時間,“溫州炒房團”廣為人知,備受關注。

“溫州炒房團”的暴富讓其他人看“紅了眼”。其他各地的商人甚至普通百姓也開始入局。在如此轟轟烈烈的炒作背景下,房屋開始脫離了其原本居住的本能,開始成為了資本市場炒作的標的。

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的報告數據顯示,1998年,商品住宅平均售價為1854元/平方米,到了2012年,商品住宅平均售價超過了5000元/平方米,2017年更是達到了7614元/平方米。20年左右的時間,商品住宅的售價翻了4倍。

后來,隨著國家對房地產地不斷調控,“限購令”等房地產調控政策迭出,使得炒的火熱的房地產降了降溫。

甚至有不少炒房者被套。

一個經典案例是,炒燕郊房產的那批人。

2017年的時候,燕郊的房地產價格可能是30000元/平米左右,現今的房價可能已經腰斬。

最后,不得不說溫州炒房團抓住了房產的紅利,是這一輪房地產牛市周期中最大的收益者。

那些誕生股神的時代

中國A股市場真正的牛市,應該說有兩次,2007年與2015年。

2007年,A股市場迎來了它的光輝時刻,A股市場1500多只股票全面飄紅。A股大盤指數從2006年10月份的1700多點飆升到了2007年10月份最高6124.04,短短的一年時間就漲了3倍之多。

在這種高漲的情形之下,股市氣勢如虹。閉著眼睛買股票就可以賺賺賺。

一夜之間,萬人空巷,男女老少都在討論股票,就連街頭掃地的環衛大媽大爺也加入到隊伍中。

證券公司營業部的門口,每天排隊開戶的人絡繹不絕。

據中國證券登記公司(下稱“中登公司”)的數據,2007年8月1日,A股滬深兩市的投資者賬戶登記數量突破了1.1億戶,與證券交易有關的指標幾乎都在創造紀錄。

這個時刻,中國股市滲入到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在之前,人們往往認為炒股的人都是那些暴發戶或者膽大的人,有一天,他們萬萬沒想到自己也成了參與者。

而且在參與到這次A股牛市中的人群中,還多了一群新面孔,他們就是剛大學畢業的80后們,他們在大學接受了高等教育,最早地接觸了互聯網知識。可以說80后代表新晉的股民,他們開始用電腦進行炒股交易,代替原本的場內交易。

2007年的A股牛市也造成了80后的財富分化。2007年10月A股大盤指數6124.04高點后,便是一路的大跳水。一年的時間,狂熱的A股又回到了原本牛市起始時的慘淡很冷清。市場哀嚎一片。

最初進場的80后憑借著牛市炒股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進場稍晚的80后則被牢牢地套在了高位不能自拔,賠上了全部身家。而等他們解套,時間已經過了8年。

直到2015年的到來。

2015年,A股市場再一次迎來牛市。A股大盤指數從2015年初的3000多點漲到了2015年6月份最高的5178.19。2007年高位套牢的80后們終于等來了解套機會,而至于是否成功解套了則不得而知。

在2015年5月28日這一天,A股滬深兩市成交量達到了2.42萬億創造了歷史天量,更多杠桿資金的運用讓牛市陷入了瘋狂。

以趕在2015年牛市上市的暴風集團(300431.SZ)為例。暴風集團2015年3月24日上市的開盤價9.43元/股,經過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2015年5月21日,暴風集團的股價達到了歷史最高327.01元/股。股價漲了2800%。成為了創業板不折不扣的妖股。

人們又似乎感到一夜暴富近在咫尺。

更多的新“韭菜”開始瘋狂涌入。然而,歷史終究開始重演。2015年6月過后,A股大盤指數狂瀉,兩個月的時間,2015年8月A股大盤指數泄到了2850多點。

股民們再一次見證了千股跌停的局面,又有無數的股民被深深地套牢。

談笑間,千萬財富灰飛煙滅。

2019年初,A股又有一波小的牛市動作,大盤指數從2019年年初的2440多點漲到了2019年4月8日的3288.45。隨后一個月又狂瀉到了2880多點。不過這次小牛市,80后是否有參加呢?畢竟他們也快接近40歲了。

這些人又是否真正賺到錢了呢?一切都是未解之謎。

幣圈也瘋狂 你錯過了嗎?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投資圈,某個投資人曾因為繁忙的工作而吐槽,“你們還我損失了2個億。”

這2個億,就是比特幣這一波狂潮。

那么,在2017年的比特幣的狂潮當中,你是否也同樣錯過了這一波造富機會?

比特幣(Bitcoin),最初由中本聰在2008年11月1日提出,并于2009年1月3日正式誕生。 根據中本聰的思路設計發布的開源軟件以及建構其上的P2P網絡。比特幣是一種P2P形式的虛擬的加密數字貨幣。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幣達到歷史最高價19850美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以往比特幣被看做是廉價的玩具。2009年的時候,13000多個比特幣相當于1美元。2017年一個比特幣就19000多美元。炒股和炒房與炒幣相比簡直無法媲美。

虛擬貨幣的發行顛覆了人們對財富積累方式的認知,看到了更簡單的一夜暴富——ICO(首次幣發行)。

虛擬貨幣的ICO是在是太簡單也太容易。借助區塊鏈技術,不需要成立公司,也不用鋪天蓋地找投資機構,只要有個牛逼的想法,似乎就可以輕松融到大筆資金。融完資后,關閉項目,在來個牛逼的想法再來一輪融資。總之似乎可以循環往復。

比如,2014年,19歲的加拿大學生Vitalik Buterin創造了“以太幣”,以太幣目前成為全球第二大數字貨幣,僅次于比特幣。而這個加拿大90后學生,搖身一變成為了億萬富翁。

此外,提到比特幣,就不得不提到“挖礦”。

挖礦也同樣是一個造富的領域。

在這個領域的當中,“南瓜張”號稱中國比特幣“四大天王”之一。2011年在其發明比特幣挖礦機(Avalon)時,其還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讀研究生。根據相關介紹,南瓜張設計的比特幣挖礦機在當時一天能產生357個比特幣。按照當下的價格,那一天就是上千萬元。

2019年,孫宇晨以3000萬元的價格拍下了股神巴菲特的午餐。在宣傳的時候,孫宇晨的標簽多用的是“幣圈的90后”。對月孫宇晨來說,財富來的好像很簡單。他是波場幣的創始人。2018年1月5日,孫宇晨拋售了60一個波場幣,一天的時間就套現了3億多美元。

他們可以說是最早地實現財富自由的90后,他們的財富積累速度要遠遠超過70后及80后。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ICO在成為炒客發家致富的新征地的同時,也是騙子橫行的地方。因為在炒幣的世界中,你拿到得都是一串代碼,你抄的也是一串符號。掌握游戲規則的人,幕后的莊家可以利用優勢大肆地收割“韭菜”。

有人因“幣圈”一夜暴富,也有人因“幣圈”一夜輸的只剩內褲。

只不過你可以用最少的時間來證明自己是窮還是富。

炒炒炒炒炒 炒鞋你會嗎

鞋也可以炒?

對,是的,如今炒鞋正在成為一股潮流。

在00后眼里,鞋是一種時尚文化,是他們喜歡的一種文化,他們熱衷于炒與鞋有關的事情。

甚至在沸沸揚揚的炒鞋熱中,不時傳出各種好玩又奇葩的故事。

“男孩放鞋的一面墻,堪比一套市區房,大學生炒鞋年入50萬等等。”

那么鞋作為一個人們日常在為不過用的物品,為什么會被“炒”?

其實,炒鞋并不新鮮。

你可以想象當蘋果發布新產品時,門店外排的長龍大隊,就可以想象到當“新鞋”發布的時候,鞋店門口排著的長龍大隊。

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伴隨著00后玩家進入到市場,商家就會推出不同的營銷手段。又由于00后們酷愛時尚,以至于鞋市開始采用搖號中簽的方式營銷,實則類似于房市的搖號買房,股市的中簽打新。

球鞋市場的火爆遠遠想不到,根據相關媒體報道,一雙出售價1999元的球鞋,轉手就賣到4999元。

當然,并不是所有的鞋都會被炒起來,那些“爛大街”的鞋則很少有人去炒,那些在00后眼里看似沒有“價值”的鞋也是不會被炒起來。多數炒起來的都是聯名或者限量款。比如阿迪達斯的“椰子”以及“AJ系列”。

比如2019年3月份,AJ發行了一款“櫻花粉的AJ6”,因為是限量發行,在發售的時候采取線上搖號制,據說當時的參與者達到30萬人。在“毒”APP上,有人呼吁“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請炒客手下留情。”

炒鞋的火熱以至于在球鞋的市場都出現了類似于股市一樣的二級市場。這個二級市場被戲稱為“球鞋交易市場”,甚至有的平臺還制作了阿迪、耐克、AJ的指數,被稱為三大“炒鞋”指數。

更讓人驚訝的是還有的炒鞋平臺做出了“K線圖”,來吸引職業炒家進場,然后與平臺合力哄抬價格,吸引散戶接手,把炒股割韭菜的本領搬運進來。

雖然00后在用不同方式完成資本教育及財富積累,但是真正靠炒鞋實現財富自由的00后目前還未聽到。

無論怎樣,看起來靠炒鞋實現財富自由始終縹緲,更多地我們看到的是資本進入炒鞋領域的收割。

交易平臺推出的K線圖,衍生出“云”炒發,實則炒的是鞋的擁有權。到底有沒有實物來支撐K線的走勢呢,我們不得而知。加之球鞋的數量是不可控制的,完全由生產商說了說,更何況還有許多山寨的出現,真假鞋難分。

誰將是最終的贏家一目了然。

此外,行業的不透明性,意味著那些資本實力雄厚的二級平臺就可以就能夠操縱局部走勢。就可以誤導玩家。信息的不對稱性,很容易造成00后成為接盤俠。有新聞曾報道,成都一位95后的鞋商涉案上千萬元而跑路。

從炒房、炒股到炒幣,再到炒鞋,時代在變,被炒的對方在變,然而,炒作的機制不變。

或許,炒什么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理智,成為了資本市場案板下的魚肉。

因此,炒作有風險,入場需謹慎。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GPLP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專注于創業、投資的專業的咨詢平臺,旨在為創業者以及投資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業、銀行等提供專業的內容、最新的行業形勢及最客觀的解讀,同時還包括組織線下交流活動,為行業發展貢獻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