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騰訊這個大投行:最像財務投資人的戰略投資人

GPLP 2019-09-02

原標題:騰訊這個大投行:最像財務投資人的戰略投資人

作者:張津京

審校:一條輝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創投圈評價一家新興企業是不是獨角獸,曾有個心照不宣的標準:接沒接到過騰訊投資部門的詢價電話。

甚至有人講,騰訊現在對于中國互聯網最大的意義,就是出錢。但是,在大肆買買買背后的“暴發戶”邏輯,其實讓人對于騰訊的觀感很復雜。

而到了2019年,騰訊的投資戰略卻出現了變化。剛發布的年中財報顯示,上半年騰訊對外的投資金額縮減近50%。

這意味著,那個恨不得買遍天下互聯網無敵手的騰訊,現在也悄然向一個“安靜的美男子”轉型。

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投行”騰訊的未來?

馬化騰在騰訊的第一次失眠

曾幾何時,與QQ在一起的馬化騰還是被看作是一個青澀的程序員。

1998年,已經小有成就的馬化騰在深圳成立了騰訊公司。最初,騰訊是做傳呼機系統開發的,但后來只有為了爭奪廣東電信即時通信系統開發的QQ業務保存了下來。

但因為不斷上漲的維護成本,以及入不敷出的經營模式,馬化騰一直在為騰訊如何活下去發愁。

1999年11月,騰訊一周年的時候,那時候還叫OICQ的QQ迎來注冊用戶100萬的高光時刻,馬化騰的賬面上只剩下1萬多元。

那段時間,他經常失眠。

他曾經想向銀行貸款解決問題,但當時只能提供的擔保材料是QQ用戶的注冊信息,這讓深圳幾家商業銀行審批專員一頭霧水。

甚至,銀行相關人士覺得來辦理貸款的馬化騰,拿著用戶數據的樣子很搞笑。

被銀行拒絕后的馬化騰,還曾想把QQ以60萬價格賣給廣東電信。但在簽字的那一刻,他不甘心又后悔了。

不得己,他召集公司全體員工并邀請朋友參與,開了騰訊第一屆融資決策會。

正是在這場大會上,馬化騰第一次聽到“風險投資”這四個字。

恰逢當時國家決定在深圳開辦一場高新技術成果的交易會,馬化騰準備了6個版本平均46頁的商業企劃書參會,到處尋找風險投資。

后來在上市酒會上,馬化騰談及這段經歷曾動情表示,QQ的貴人就是在這次高科技峰會上拍板決定投資騰訊的IDG和盈科數碼。

雙方各投資了110萬美金,這才使得QQ有了一條活路。

之后就是一個建立在流量基礎上的社交帝國在資本的大力推動下,突飛猛進的故事。

毫不夸張,1999年那次融資會議,決定了騰訊的生死。

2011年再次失眠的馬化騰

2011年,風光許久的馬化騰又睡不著覺了。

當年3月,已經保持股價五年領先的騰訊,以15億美元的差額,被百度后發制人趕上并反超。

當時的背景是3Q大戰剛剛落幕,整個行業罵騰訊變成了“方向正確”。

再加上QQ業務的停滯和新業務遲遲不能挑起大梁,《騰訊傳》里記載,此時的馬化騰“精力交瘁,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產品信仰’。”

2011年,張小龍還沒有走出閉關的場所,后來的大殺器“微信”仍只是一個內部代號。在新浪微博一統天下的移動互聯網初生時期,產品缺位的騰訊顯得那么無助。

所有人都在指責騰訊在發展策略上的保守。

為了應對,也為了“趟出一條血路”。馬化騰組織騰訊進入為期半年的戰略轉型籌備期,陸續開了十場專家座談來“診斷騰訊”,確立新的發展方向。

最后一次討論會的名字在一開始就被早早定下:“什么是騰訊開放能力”。

馬化騰沒想到,到場的專家和高管為此吵成一團。而為了最后會議能有成果,他干脆開啟了投票模式。

據說現場分歧非常大。

有參加過會議的人曾對外表示,跟馬化騰打天下的“老臣們”都很保守,仍覺得騰訊應該透過業務的自然增長來獲得長久發展。

但最終,以投資相關行業有潛力公司來推動騰訊迅速成長的論點,占了上風。

于是,兩個得票最高的騰訊核心能力浮出水面:一個叫作資本,一個叫作流量。

也就是從這開始,才有了所謂的騰訊核心戰略: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

之后,當時力主投票給投資的COO劉熾平與后來加入的首席戰略官James,這對出自高盛的好CP,徹底帶領騰訊開啟了瘋狂的買買買戰略。

毫不夸張的說,江湖人所謂的“騰訊大投行”,在2011年悄然開張。

拯救馬化騰睡眠的投資戰略

在劉熾平和James主導下,騰訊的投資戰略非常清晰。

“把重復的、不盈利的、前景不好的、不擅長的統統砍掉,交給戰略投資的垂直巨頭去運營”。

而這樣的戰略以及之后取得的效果,讓馬化騰再次安心。

因此,這些年騰訊的所謂常規操作亮瞎了整個中國互聯網創業者的“氪金狗眼”:

搜狗、大眾點評、美團、京東、58、滴滴、唯品會、拼多多……

實際上,騰訊的戰略投資對財務回報的追求已經超過了戰略體量,如今騰訊戰投的自我定位就是“最像財務投資人的戰略投資人”。

比如現在騰訊的投資中完全財務投資的項目有很多,但跟其他互聯網大佬投資不同的是,騰訊的戰略投資并不一定要求還要跟業務有結合點。

更多的時候,他們還是在看企業發展的戰略是不是需要。

前些年,馬化騰需要的是用投資豎起抗衡阿里系的“長城”。于是有了騰訊戰略進軍京東,有了美團和大眾點評,有了拼多多。

而自2013年起騰訊用投資跟阿里開始了軍備競賽,電商、支付、打車、外賣、單車、云、新零售等領域都處處都是戰場。

你扶持一個,我就扶持另一個。

外人甚至很難想象·,現在能隨意出入馬化騰辦公室的人居然是拼多多的老大黃崢。據說市場最激烈的時候,馬化騰甚至每周都要跟黃崢開會討論拼多多的發展計劃。

通過主業賺錢積累資本,然后上市發行股票和債券打通融資路徑,回來專注投資頭部創業公司,最后利用投資帶來的價值提升股價。

這就是騰訊目前最像財務投資人的戰略投資規劃,在這個體系下,如今騰訊投資的標的數量和體量都遠超中國任何一家互聯網公司。

毫不夸張地說,耳熟能詳的瘋狂投資背后,由于充分貫徹了符合資本市場預期的投行邏輯,7年間騰訊公司的市值卻漲了十倍。

2018年,還是在3月,騰訊股票市值超過了Facebook,正式進入五千億美元俱樂部。

而7年前市值超過騰訊的百度,至今還未過500億美元。

劉熾平在2018年初的騰訊投資年會上曾透露,2017年騰訊投資金額已過千億,所投資的這些企業新增的價值已超過騰訊本身的市值。

也就是說,騰訊投出的超過50家獨角獸企業增加的估值加在一起,超過了5000億美元。

想想很可怕。

因為,上一個投資企業的價值超過自身的市值的互聯網大佬,是雅虎。

騰訊未來買得到?

雅虎的前車之鑒,能讓很多人警醒。

畢竟,片面追求投資收益而忽視自身的科技研發,已經被認定是雅虎最后轟然倒塌的主要原因。

而在投行邏輯影響下的騰訊,這些年把雅虎犯的錯一個不落的來了一遍。

比如在騰訊最有價值的游戲業務上,跟其他游戲公司不同的是,騰訊游戲的負責人并不在努力挖潛賣命研發新作品,反而在市面上挑選成熟的作品。

一旦看重某個游戲進入上升通道,就果斷揮舞支票買下。

因此,被騰訊買下的游戲項目,創始人拿錢走人還好,如果留下的就會發現,自己陷入了騰訊長期以來被人詬病的“棋子邏輯”。

因為平時運營游戲還好,一旦到了需要判斷游戲項目是否需要停掉的時候,騰訊相關部門并不在乎這個項目有沒有用戶和市場價值,而是看這個游戲與高層的戰略是否相關。

跟戰略沒關系的游戲,哪怕仍然火熱,哪怕市場還是有潛力可挖,也會被毫不留情的停掉。

正如知名媒體人對長在《騰訊養蠱:贏了市場,苦了項目》一文中表述的那樣,“任何項目一入鵝廠都是棋子,小眾精品的項目就是炮灰,經常被犧牲掉。”

再比如騰訊微博和微視。

2014年的時候,騰訊微博日活還能到8700萬的高位。但微信推出后,張小龍認為朋友圈就可以取代微博,于是,費盡心思建立的騰訊微博團隊就在歷史最高點的時候,被解散。

后來,同一個團隊提出并創立的微視,是騰訊少數幾個內部推動的產業項目。結果依然因為不符合投資的戰略,而被砍掉。

等到2018年抖音大舉進攻的時候,馬化騰才想起來要布局短視頻。雖然微視在2017年5月重啟,但自身的市場和技術團隊已經消耗殆盡,只能再次祭出收購大旗。

這次推到前臺的是快手,也成為目前騰訊在短視頻領域的“遮羞布”。

可是每次都是靠買成型團隊和項目來應對,骨子里仍是一個保守的企業發展戰略,并不想為未來投資和買單。

這些年騰訊重榜的產品只有一個微信活下來,就是一個例子。

想想最后賣掉持有阿里股票仍能在破產后給股東分紅的雅虎,估計馬化騰應該睡不好覺。

一個清晰的屬于騰訊的未來,用錢真的不一定能買到。

再次失眠的馬化騰準備再造一個騰訊

失不失眠不清楚,反正馬化騰曾多次表示自己很羨慕張小龍的睡眠質量。

但危險就在那里,一直都在。而且對于騰訊這么大體量的公司來說,很可能一個失誤就會致命。

馬化騰肯定是看到了,也有了2018年10月之后騰訊的戰略轉型。

在大會小會上,馬化騰表示,騰訊的未來將落在“產業互聯網”上。

在2018年十一之前,沒有發布會也沒有儀式,靜悄悄間騰訊的戰略發聲了轉型。用馬化騰的原話,那就是:

“騰訊不是在ToC(消費者)或ToB(企業)的傳統思維里勾勒未來,而是在企業、產業和經濟運轉越來越轉向以消費者為中心,C端越來越深刻改變甚至主導B端的趨勢下,重新想象著C端與B端的更大連接,是要以更新更大的連接形成更新更大的業務生態。”

這句話用通俗意思表示,就是不管是投資獲得的,還是自己技術積累的,總之在C端騰訊占有信息優勢和市場優勢。因此,騰訊將利用自己在C端的優勢,以及技術、資金等手段,為B端企業開拓自身的業務提供強力支持。

也就是馬化騰所說的,“助力產業與消費者形成更具開放性的新型連接生態”。

這意味騰訊的投資將更加聚焦,也把之前漫天飛舞的支票,變成了一個一個的市場拓展計劃書。

有人評論,這可能是“騰訊投行”業務的結束,也是“騰訊投資咨詢公司”的登場。

而這樣的一進一退之間,馬化騰也提出了對于技術領域的要求。

在這樣的戰略調整中,騰訊將成立技術委員會,繼續加大對AI實驗室、機器人實驗室和量子實驗室的投入,持續投資未來前沿基礎科學,以強化公司的技術研發和應用,讓科技成為公司業務發展和產品創新的動力與支撐。

這被看作是騰訊成立以來的第三次也是最重大戰略調整。

也許,馬化騰已經想明白了。

相比較互聯網新生代類似張一鳴的“娛樂至死”創業精神,騰訊最大的優勢就是成型的互聯網社交軟件網絡。

萬物鏈接不騰訊?這才是馬化騰的優勢。

因此,他才將此次的戰略轉型,定位到騰訊做產業互聯網的連接器和倍增器上。

站在厚實積累之上卡位和布局下半場的戰略升級,騰訊所能眺望的回報遞增,速度或許不會以平方式增長,但空間則要比上半場的平方式增長來得更大。

如果真的能落實,做不做個投行,就不重要了。而馬化騰也許確實會向很多媒體報道騰訊轉型時說的那樣:

再造一個新騰訊。

參考資料:

《騰訊沒有夢想》 虎嗅網 作者潘亂

《騰訊傳》 作者吳曉波

《騰訊養蠱:贏了市場,苦了項目》 作者對長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GPLP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專注于創業、投資的專業的咨詢平臺,旨在為創業者以及投資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業、銀行等提供專業的內容、最新的行業形勢及最客觀的解讀,同時還包括組織線下交流活動,為行業發展貢獻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