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資金成本承壓 消金或迎ABS井噴

時代周報記者 羅仙仙 發自深圳

近期,持牌消費金融公司2017年業績成績陸續公布。

自2016年多數公司實現扭虧為盈,2017年貸款規模快速擴大、扭虧為盈并實現營收大幅增加已成為行業常態。招商證券(600999,股吧)的研報稱,消費金融公司近年凈利潤增速在金融子行業中鶴立雞群,未來仍能保持高速成長。

“公司賺錢了,年終獎也給得很大方。”王濤(化名)2016年加入某持牌消金公司產品設計部,對于今年消金公司的成績他顯得很得意。

事實的另一面是,過去的一年他過得并不輕松。每一次收到用戶反饋甚至是投訴,王濤所在的部門就會召開緊急會議,加班、熬夜是常態。2017年,“合規”是他所在部門提得最多的一個詞,“銀監會的合規整頓、公司的合規方案,都要求我們一次次去調整產品”。

馬上消費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馬上消金”)總經理趙國慶認為,2017年行業業績表現不錯,同時競爭也在加劇。他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消費金融在嚴監管下,簡單粗暴的跑馬圈地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市場回歸有序,整體市場業已縮減20%。”

凈利潤實現90倍增長

在已公布營收數據的消金公司中,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信消金”)發放貸款和墊款742.3億元,營收為132.36億元,同比增長106%,凈利潤10.22億元,同比增長9.8%;招聯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招聯消金”)貸款余額達到468億元,同比增長157%,營業收入41.6億元,同比增長171%,凈利潤為11.9億元,同比增長267%;馬上消金、海爾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爾消金”)分別實現營收46.7億元、2.53億元,凈利潤5.8億元、4769萬元。

其中,馬上消金凈利潤在2017年實現了近90倍的增長。公開資料顯示,馬上消金成立于2015年6月,經過兩輪增資擴股,注冊資本由13億元增加至22億元。

與多數消費金融公司為股東發起成立不同的是,馬上消金為趙國慶發起,以聯合場景方共同注資的方式進行合作,尋找各大股東。

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6月趙國慶完成馬上消費金融股東選擇、股東結構搭建及章程合同談判,隨后搭建高層與組建團隊;2014年12月,獲得國家銀監會批復。

趙國慶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在尋找股東時很注重自己的掌控權,“在拿牌照時曾差點和某家銀行達成合作,但因為對方覺得作為大股東必須干涉公司的高管團隊及管理,所以最終我拒絕了”。

“搭建股東結構主要考慮了場景、數據、用戶三點內容。”趙國慶表示。目前,重慶百貨(600729,股吧)、重慶銀行、陽光保險、浙江中國小商品城(600415,股吧)以及物美集團為股東方,同屬財務投資者。其中,重慶百貨持股30.615%,為控股股東,并派任董事副總經理尹向東任馬上消金董事長,但其管理權仍掌握在趙國慶手中。

資料顯示,趙國慶原為京東聯席董事長兼首席戰略官。現同時擔任中關村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中國互聯網協會副理事長及中關村(000931,股吧)大數據交易產業聯盟副理事長。

趙國慶在互聯網公司的工作背景,似乎也在馬上消金的發展中留下烙印。趙國慶將馬上消金定位為“一家大數據、金融科技型創業公司”。

據艾瑞咨詢統計,超過80%的年輕群體有超前消費的意愿或已經使用分期消費產品,30歲以下的群體超過50%月收入不足6000元。年輕群體在發揮巨大市場潛力的同時,收入較低、信用記錄不完善等也對消費金融產品的風險控制帶來了巨大的挑戰。

王濤通過自己產品設計的經驗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道:“線上產品的設計考慮更多的是風控,評判客戶真實性、個人的信用水平、還款能力、錢款的流向,難度要遠高于線下產品。”

“如果還按照傳統的方式進行線下審核,對應的成本將會非常高。”趙國慶說。目前,招聯消費金融采取的模式是全“線上”,捷信消金鋪開市場則是選擇了“線下”模式,而馬上消費金融的產品同時包含了“線上+線下”兩種模式。

“現在線上和線下正在融合,線上逐漸轉變成獲客和放款的渠道,資金會流向線下,到具體的場景中。”王濤說。

目前,馬上金融推出了“商品貸”,覆蓋家電、3C數碼、電動車、摩托車、教育、醫美、旅游、家裝等線上線下全場景。

同時,馬上消金的規模和盈利能力呈現出逐年上升的趨勢。2015年,馬上消費金融公司的營業收入為576.78萬元,凈利潤為-1308.92萬元,至2016年6月末仍處于虧損狀態,虧損達到3871萬元。而到了2016年年末,馬上消金首次實現了盈利,全年凈利潤達到了652萬元。2017年完成交易金額701億元,用戶數超3000萬,實現收入46.68億元,凈利潤5.78億元,同比增長88.6倍;其總資產318億元,同比增長316%。

資金成本大幅上升

隨著去年金融“去杠桿”的深度開展,融資成本普遍上升。多位消費金融業內人士反饋,雖然2017年消費金融公司利潤增長較快,但是2018年已經開始面臨資金成本大幅上升的壓力。

據了解,馬上消金目前的資金以自有資金、股東存款、同行拆借及銀行間同業授信為主。

截至目前,馬上消金歷經兩次擴股增資,累計融資近20億元;去年6月,吸收重慶百貨存5.4億元,約定利率為5.9%。大額的同行拆借在財務報表中計入短期負債,重慶百貨年報顯示,馬上消金的負債在2017年出現了大幅上升,其短期負債從起初的56.31億元增加到了264.66億元,負債合計從起初的63.36億元增至290.19億元。可見,伴隨著放款規模的擴大,馬上消金資本所承擔的壓力越來越大。

捷信消金在負債項上也出現同樣情況,總負債從2016年427.77億元增加至2017年789.06億元,翻了近一倍,其中同業借款業從2016年388.12億元增至703.18億元。為了補充資本,捷信消金在3月13日發布《捷贏2018年第一期個人消費貸款資產支持證券發行說明書》,這為捷信消金自2016年以來的第7份ABS發行說明書,此次將發行總額超35億元。

時代周報記者聯系多家消金公司了解是否有發行ABS計劃,多數公司稱正在準備中。趙國慶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我們已經在做ABS的預路演,目前來看反響熱烈。”

根據監管相關規定,消費金融公司成立滿三年才能發行ABS。與馬上消金一樣在今年就成立滿三年的,還有招聯消金、興業消金、海爾消金、蘇寧消金與湖北消金。這也意味著,在補充資本的壓力之下,今年或將出現消金公司ABS的爆發。

消金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持牌消費金融目前的資金成本也在逐年提升,“有的消費金融公司負債成本已達12%,比去年成本提高至少兩個百分點”。

在消費金融公司注冊資本上排名前三的捷信消金、招聯消金以及馬上消金,在2017年的業績出現交錯排名。從營收表現上看,捷信金融位列第一,馬上消金遠超招聯金融5億元的營收;而在凈利潤上,招聯金融首次超過捷信金融位列第一,馬上消金暫居第三。

對此,趙國慶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行業排名也是暫時的,“消費金融行業的發展也將進入比拼核心競爭力的時代,而具有強大議價能力、雙線作戰能力、好和準的客戶服務能力的公司將更具競爭力”。

在王濤看來,占據消費場景為落實競爭力的據點,“因為任何一個新的場景被開拓,就會出現一款或多款新產品”。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博客,微博)更為看重金融科技的力量,他在電話采訪中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互聯網金融發展給了消費金融一個支撐,技術優勢和流量優勢都非常關鍵,自主研發和技術合作的優勢在今年會更加明顯。”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