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花唄ABS成功發行就能消除市場雜音?關鍵還要看借唄!

【專欄】花唄ABS成功發行就能消除市場雜音?關鍵還要看借唄!


有媒體報道,因市場需求高于預期,最新一期螞蟻小貸ABS發行量臨時從25億上調至40億。

而此前幾天,因螞蟻小貸ABS發行,市場歡呼監管并沒有一刀切喊停網絡小貸的ABS。螞蟻金服在給媒體的通稿中直接指出“正常發行消除了是換成市場雜音”。

那么,正常發行的螞蟻小貸ABS到底是什么?如何正確看待螞蟻小貸ABS正常發行?此舉作為解螞蟻小貸監管壓力消解的信號?螞蟻小貸的合規還有多遠?

今天女記要和你聊聊以上幾個問題。

01

讓人誤解的螞蟻金服通稿

1月15日,螞蟻金服主動向媒體發新聞通稿,稱“以螞蟻小貸消費金融為基礎資產的ABS產品已經獲準發行,進入邀約詢價階段”。

這條消息很快被刷屏。因為這是螞蟻小貸ABS被監管“喊停”傳言四起后,重新開閘的第一筆融資,所以備受矚目。

而這個消息釋放的第一個信號是,監管并沒有一刀切喊停網絡小貸的ABS。螞蟻金服的人和行業人士鼓掌道賀——無論對螞蟻金服、對整個行業而言,這無疑都是利好消息——有人甚至將此解讀為“現金貸”的ABS未被一刀切,近期以來螞蟻金服收到的監管壓力也已經消解完畢。

然而事情真的這么簡單嗎?

不知是螞蟻金服公關團隊是否有心還是無意,通稿沒有明確這一ABS的底層資產到底是來自螞蟻小貸旗下的花唄還是借唄。在女記收到的螞蟻金服發來的通稿中,籠統地將發行的此筆ABS稱之為螞蟻小貸消費金融ABS。同時通稿提到“螞蟻小貸的花唄、借唄都是小額、分散、低利率、有明確場景依托的消費金融服務。”并稱正常發行能否“消除市場雜音”。

但事實上,女記認為,這筆ABS尚未能消除市場雜音。因這筆ABS是以螞蟻花唄為基礎資產,而非爭議最大的借唄。從邏輯上來說,花唄的ABS獲批是不足以支撐螞蟻小貸ABS是在正常發行的結論,事實上,此前市場一直被傳暫停的也是螞蟻借唄的ABS,而非花唄。

作為螞蟻小貸的左右手,螞蟻花唄和螞蟻借唄,僅有一字之差,很多人搞不清兩者的區別,其實,因為業務模式上的區別,借唄和花唄在本輪監管的大環境中,受到明顯的差異化對待。

02

被監管盯上的借唄 問題在哪?

那么花唄ABS被放行,借唄ABS仍未被“解禁”背后透露出監管什么信號呢?

要搞清楚這個問題,得真正弄懂兩者的區別。

花唄類似于螞蟻金服發的一張虛擬信用卡,可以在阿里旗下的天貓、淘寶等所有平臺或者阿里合作的其它第三方商戶進行消費,資金由螞蟻金服轉到商戶的支付寶賬戶。用戶透支的額度在免息期前還上則不收取利息,逾期則收取相應費用,另外還能分期付款。 借唄就類似于螞蟻金服以消費貸的名義發放的個人貸款,客戶分期還貸并支付利息。與花唄只限定在上述場景中進行消費所不一樣的是,借唄的授信是可以通過支付寶提現的,貸款資金直接進入個人賬戶中。 對比下來會發現,花唄依托淘寶等其它第三方商戶場景,資金由螞蟻金服直接匯入商戶的支付寶賬戶,所以能夠明確這筆資金的用途(刻意造假套現除外);而借唄的資金到達用戶支付寶賬戶后,一旦提現到個人銀行賬戶后,這筆資金就進入了螞蟻金服的監控盲區,至于資金用途、使用場景都是無從核實的。 這就讓借唄表現出的“弱場景”甚至是“無場景”短板,令監管在判定其性質時無法干脆利落得劃在“非現金貸”業務中。 對于借唄到底是否處于現金貸產品,螞蟻金服自己的說法和外界看法有所認定。在現金貸監管文件,現金貸被定義為“無特定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的網絡小額貸款”,而螞蟻金服就不斷對外強調借唄是“依托支付寶APP場景的,由客戶明確用于個人消費用途”的金融產品。然而打到支付寶的錢,并未有明確的消費場景和用途,亦可提現。外界對此的質疑是,借唄就是一款現金貸產品。

如今花唄ABS成功發行,那么借唄是否能夠成功發行呢?對此,螞蟻金服相關人士接受新金融女記采訪時并未明確表示。而女記認為,因為二者存在較大不同,特別是在是否有場景的認定上存在較大的差異,而次輪監管在對待現金貸和消費貸上實際上非常擰得清,借唄ABS是否能成功放行,仍存在加大的懸念,我們只需拭目以待。

03

螞蟻小貸的高杠桿游戲被叫停

那么花唄ABS放行,是否也意味著近期以來傳言的監管對螞蟻小貸的“關注”被消解于無聲中?

事實上,除了業務性質,螞蟻小貸被監管盯上的另一個直接原因就是高杠桿。

長期以來,螞蟻小貸將借唄、花唄這兩款產生現金流的基礎信貸資產打包,到資本市場發行資產證券化(ABS)產品獲取千億融資,這種能夠有效解決信貸資產流行性的直接融資方式除了費率低之外,還有出表的優勢,所以一直成為螞蟻小貸的融資利器。

一組來自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自備案制以來至2017年9月30日,阿里系共發行了118支消費信貸ABS產品,發行規模為2750.1億元,占全部市場(3300億元)的比例為82%。

沒有限制的ABS融資,讓網絡小貸公司的杠桿紅線成為虛設,另一組來自興業經濟研究咨詢股份有限公司的報告的數據,指出“螞蟻金服旗下兩家小貸公司通過 ABS 等方式進行表外融資,截止 2017 年 6 月末,凈資本合計 106 億元,總貸款余額合計 2651 億元,目前存量 ABS 余額超過 2500 億元”,得出的結論則是“融資總額與資本金額的比例遠遠超過重慶銀監局 2.3 倍的杠桿要求”。

這組數據若無誤的話,去年6月末螞蟻小貸融資總額約為資本凈額的49倍,但公開資料顯示,螞蟻小貸的ABS發行在去年8、9、10三個月增速飛快,僅借唄在10月份就發了239.7億。

有圈內知情人士告訴女記,螞蟻小貸當時瘋狂發ABS融資是有兩個原因的,一是提前為即將到來的消費高峰期備足“子彈”,雙11、圣誕、新年一連串的消費高峰期;二是已經聽到一些監管要收緊的風聲了。

去年12月初,監管出手,現金貸新規落地,要求以資產證券化融入的資金需要納入表內,表內外合并后的融資總額與資本凈額比例必須符合當地監管規定。對于超比例的公司,要求制定壓縮規模計劃,限期整改達到比例要求。

螞蟻小貸正好撞在槍口上了。

04

合規之路還有多遠?

事實上,業內已經觀察到,近期來,螞蟻金服已經通過一系列動作進行降杠桿。

2017年12月18日,螞蟻金服宣布兩家小貸公司的注冊資本金從約38億元增至合計120億元。與此同期,螞蟻金服近日撤回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ABN產品發行計劃。對外則聲稱“取消發行計劃是因為2017年底融資情勢緊俏及債市定價上升”。2018年1月初,部分借唄賬戶被關閉,螞蟻金服回應這是“基于用戶的使用情況和信用行為,對用戶的資格和額度進行動態調整,是正常的”。

短短一個月,一整套組合拳下來,螞蟻小貸的杠桿降得如何?女記認為,即使花唄ABS獲準發行,也不能得出螞蟻小貸的杠桿已經降到位的結論。其實,在螞蟻金服的官方通稿里面,多處表態是在強調自己繼續降杠桿的決心。

一處是螞蟻金服微貸事業群資深總監邵文瀾說 “現金貸整治辦法出臺以后,螞蟻小貸制定了相應的新規落實方案。螞蟻花唄和借唄未來將根據監管政策導向,合理安排發行額度”;另一處則是“螞蟻金服表示,后續將視杠桿壓降情況和監管要求進一步對兩家小貸公司增資”。

興業的那份報告提到,完成合規螞蟻小貸有三條路可選,一是繼續增資,但是杯水車薪;二是接入銀行等外部資金,但銀行資管產品也有不能投“現金貸”的限制;三是將放貸業務轉到同屬阿里旗下的網商銀行來做。

女記認為,就目前而言,若按前兩條,借唄仍會受到較大的杠桿限制,第三條的價值更高,就像騰訊旗下的現金貸業務——微粒貸是放在微眾銀行的業務框架中來做一樣,螞蟻借唄或許有被網商銀行收編的結局。對此,我們拭目以待。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