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現金貸”新規禁止資產轉讓 小貸ABS“無限循環”模式或終結

備受爭議的小貸公司通過ABS“無限循環”放大杠桿的放貸模式,或宣告終結。

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統籌監管,開展對網絡小額貸款清理整頓工作。

21世紀經濟報道11月29日以《一張網絡小貸牌照如何撬動數十億貸款? 螞蟻小貸前9月凈利潤45億》為題報道,在資金端,除銀行借款、股東借款以外,互聯網小貸公司多通過資產轉讓的方式融資。ABS是小貸公司獲取資金的另一途徑,甚至占據小貸貸款余額資金來源的25%。

此次《通知》,對于小貸資金來源進行限制,此前一度盛行的小貸資產“債權轉讓”和資產證券化(ABS)出表等行為得以規范。

“無限循環”模式或宣告終結

所謂“無限循環”杠桿,是指小貸和ABS業界對小貸通過ABS籌集資金并放貸的一種指稱。

這一模式具體流程為,現金貸等平臺通過小貸公司發放貸款,小貸公司將信貸資產打包通過ABS轉讓,投資人投資小貸信貸資產包使小貸公司獲得現金流,小貸公司繼續發放貸款。

對這一模式,業內質疑聲認為,花唄、借唄、京東白條等替代的是銀行15%左右的消費信貸,但這些互聯網公司的資產又變成ABS重回銀行,利率6%,比銀行自己放消費貸收益低了9個百分點左右。ABS也沒任何資本約束,也就是意味著杠桿無限。

“‘無限杠桿’這個提法不太妥,但ABS確實能加速資產周轉,理論上是無限循環。”華南一位ABS人士表示。

另一ABS資深人士表示,ABS屬于直接融資的一種,直接融資體系不受巴塞爾協議的約束,所以不能認為其是“無限杠桿”,轉給不受巴塞爾協議約束的主體,才是無限杠桿。

互聯網類消費金融ABS主要是由BATj等互聯網巨頭發放,這是一個“巨頭的市場”。

根據Wind統計,以小額貸款為基礎資產的企業ABS,在2017年總計發行3417億元,遠超2015年、2016年144億元、726億元的發行量,占2017年已發行企業ABS的近一半,為49.2%。其中,螞蟻金服旗下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2017年發行49單企業ABS,發行總額1366億元;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發行42單,總計1127億元,二者合計發行2493億元。其次為平安集團旗下重慶金安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發行75億元。小米、百度旗下的重慶小米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重慶百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發行ABS分別為38億元、12.56億元。京東旗下重慶兩江新區盛際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僅發行5.8億元。

“螞蟻小貸等的特殊性在于阿里是其股東,股東具有較強的信用背書。一定程度上信用資本化。”前述ABS人士表示。

小貸ABS規模或縮小

此次發布的現金貸監管《通知》明確否認了信貸資產轉讓、資產證券化的出表功能,ABS的融資規模也將計入融資規模計算杠桿率。

具體為,禁止通過互聯網平臺或地方各類交易場所銷售、轉讓及變相轉讓本公司的信貸資產。禁止通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融入資金。以信貸資產轉讓、資產證券化等名義融入的資金應與表內融資合并計算,合并后的融資總額與資本凈額的比例暫按當地現行比例規定執行,各地不得進一步放寬或變相放寬小額貸款公司融入資金的比例規定。

這使得ABS僅具融資功能,無法用于規避監管考核。在此情況下,小貸公司通過ABS融資規模或將縮小。

根據此前《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小貸公司從銀行業金融機構獲得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50%。隨后,為解決小貸公司資金來源問題,各地金融辦逐步放開小貸公司杠桿率限制。據報道,此前有的地區已經把杠桿率調整至200%。但大量小貸公司難以從銀行獲得貸款。

11月30日,螞蟻商誠小貸在銀行間市場公告,稱發行借唄系列第一只資產支持票據(ABN),總體規模300億元,首期規模30億元,至今尚未按期公告進展。

天風證券分析師孫彬彬認為,針對地方放開小貸公司杠桿率的做法,《通知》也對此進行了禁止。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杠桿率上限仍使用當地標準,并未強制使用全國統一上限,一定程序上減少了監管沖擊。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