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現金貸借ABS“補血” 風險不容忽視

“現金貸”近日引發關注,其背后隱藏的是消費金融資產支持證券(ABS),后者為“現金貸”快速發展“輸血”。中國資產證券化分析網統計數據顯示,截至9月30日,在交易所發行的個人消費貸款ABS達1608.04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4.4倍。同時,場外發行的個人消費貸款ABS規模也在擴大。專家表示,個人消費貸ABS的底層資產良莠不齊,風險不容忽視,應避免其過度膨脹引發類似美國次貸危機的系統性風險。

“現金貸”ABS受捧

消費金融ABS發展迅速,主要得益于阿里、京東等相關業務的推進。

消費金融主要分為消費分期和“現金貸”。一些公司的ABS產品信息顯示,“現金貸”在資產池中的比例不低。

以上海一家老牌消費金融公司為例,該公司今年在場內共發行了四期個人消費貸款資產支持證券。每一期產品發行時,資產池中“現金貸”所占比例均有所提升。在第一期的基礎資產中,現金貸占比為36.95%,在最新一期產品中的占比高達65.86%。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嚴弘表示,“現金貸”業務需要不斷的資金流動,才能發放更多貸款,而資產證券化可以提供資金循環的途徑。

由于“現金貸”利率較高,以之為基礎資產的ABS也有較大吸引力。上海一位從事消費金融的人士表示,業內多家“現金貸”公司都發行了大量場外ABS。“他們賺錢容易,給ABS投資人的收益就高,產品在市場上很受歡迎。”

兩類風險受關注

嚴弘表示,消費貸ABS的底層資產良莠不齊,應避免當年美國次貸危機那樣的系統性風險。雖然個人消費貸款ABS的規模還不是很大,但擴張速度快,應關注其風險。

業內人士表示,ABS等金融衍生工具的作用是分散和轉移風險,并不能消除風險。以“現金貸”為基礎資產的ABS主要存在兩種風險:一是底層資產質量參差不齊且風險難以評估,二是類似次貸危機的聯動違約。

中金公司研究報告認為,從已發行ABS產品的數據來看,“現金貸”類資產90天口徑的加權靜態不良率普遍在3%以下。但部分“現金貸”業務綜合利率高,沒有穩定的獲客渠道,單客獲客成本高,借款短期化,共貸率很高,往往隱藏更大風險。

“現在市場主要根據發行主體評級來給消費金融ABS定價。阿里發的就定價高一些,小公司發的定價就低一些。”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的資管人士表示,此類ABS的基礎資產動態變化,難以掌握具體情況,風險能否合理定價、隱藏的風險能否被識別都是問題。

“現金貸”的客戶集中于學生和低層白領等還款能力較弱、難以從銀行取得貸款的人群,共性風險較高,抵御系統性風險的能力較弱。同時,互聯網金融存在“多頭借貸”的情況。

即單一客戶在多個互聯網金融機構借貸,雖然各機構處于控制風險的考慮,對單一客戶的借款額度均有限制,但“多頭借貸”導致客戶的總負債并不低。

“美國次貸危機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聯動違約。一旦市場因素造成聯動違約,原先風險控制的假設就會失靈,分散風險的功能也就失去了。”嚴弘表示。

場外發行待規范

嚴弘表示,一些消費金融ABS的基礎資產借款人較分散,發行方之前在放款時風控較嚴格,消費額度較小且消費領域分散。這樣的產品資產池分散風險的效果較好,風險可控。

業內人士表示,ABS場內發行受限較多,信息披露較充分。與之相比,更應關注場外發行的消費金融ABS規模增長。由于缺乏足夠的數據,場外以“現金貸”為基礎資產的ABS規模尚無法統計,但業內人士認為,由于場外發行手續更簡便,可操作空間更大,場外的此類ABS規模應大于場內。

前述券商資管人士表示,場內發行的消費金融ABS一般具有額度較小、消費領域分散的特點,不大容易形成共性風險,帶來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也不大。現在關注重點為場外發行的消費金融ABS。“現在場外什么樣的公司都想發ABS。一些已發行產品的公司規模小,經營策略較激進,資產池的整體風險較高。”

嚴弘表示,場外發行的消費金融ABS信息披露不充分,很多產品通過互聯網平臺作為理財產品向大眾銷售。

目前場外ABS主要通過各地股權交易中心、金融資產交易所發行,缺乏全國性統一規范。“這是歷史遺留問題,實現中央統一監管才能解決。”前述券商資管人士表示。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