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消費金融ABS大爆發:前三季規模同比漲3倍

今年以來,在金融強監管的環境下,ABS業務迅速增長,其中消費金融ABS尤為顯著。

消費金融ABS高速增長可能與兩個方面因素有關,一方面,電商巨頭和新興的垂直領域的消費金融公司在消費金融領域大舉發力,這推動了實體層面業務的增長。另一方面,在金融市場上,銀行加大了對消費類ABS資產的配置,推動了ABS市場的火熱。

消費金融的興起正在推動業務模式的創新,并帶動一些新興公司的成長。同時,銀行傳統的信用卡業務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

導讀

根據中國資產證券化分析網統計,截至9月26日,今年個人消費類企業ABS累計發行了1713億元,是去年同期4倍多和去年全年發行量的2倍多。

2017無疑是消費金融大熱年。

根據中國資產證券化分析網統計,截至9月26日,今年個人消費類企業ABS累計發行了1713億元,分別是去年同期4倍多和去年全年發行量的2倍多。

究其原因,主要是政府和房地產調控升級,資金急于尋找“實體經濟”入口,覓得“消費金融”這一領域。

去年資金方和資產方在價格上的分歧,在今年終于趨于共識:今年以來,AAA評級個人消費類ABS優先級基本比同評級一年期公司債高超50BP。

除ABS外,消費金融的生態正不斷豐富,圍繞銀行信用卡客戶挖掘分期代付的市場正在燃起星星之火。

和任何火熱的其他金融業務一樣,高速增長和風險總是如影相隨。消費金融能夠熱多久?ABS市場擴容速度是否可持續?監管的態度究竟如何?這有待時間的考驗。

消費金融ABS為何今年火熱?

據中國資產證券化分析網統計,截至目前,今年在深滬交易所公開發行的個人消費類企業ABS發行規模為1713億元,未清償的存量為2033億元,而回溯2015年底,市場存量才不過3.21億元,用“爆發式發展”形容毫不為過。

除了螞蟻金服的花唄、借唄和京東白條這三家大戶,今年的產品列表上還有百度、小米、拉卡拉和幾家消費金融公司的身影。

在公開交易所掛牌的ABS之外,還有大量難以統計規模的類ABS,即場外ABS。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銀行的跟蹤了解,消費金融類資產今年是許多銀行的關注和配置重點,且正在從區域性銀行向全國性銀行拓展。

究其原因,在房地產調控持續升級、地方平臺融資進一步規范,上市公司定增、大股東減持、并購重組規范文件先后下發的背景下,個人消費金融是一塊難得的金融機構大有可為的增量領域。

微觀上,消費金融類資產的收益率今年的表現遠好于去年,可以說是買方和賣方終于達成某種共識。

去年6月,某華南地區股份行資管人士指出,當時半年期同業存放利率在3.3%-3.4%之間,而ABS優先級利率和該水平接近,完全沒有認購必要。而且彼時270天以內,AA+,AAA評級的短融,收益率可達3.7%-4%。

中國資產證券化分析網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個人消費類企業ABS的發行利率明顯和AAA評級公司債的利率靠攏,去年12月時發行的一期借唄ABS的利率甚至還低于同期一年期公司債利率水平;但該趨勢從今年以來發生了反轉,到今年年中時,AAA評級的花唄發行利率甚至比同評級一年期公司債高超100BP,今年整體而言基本都超出了50BP。

一家以ABS為特色的券商相關業務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消費類金融ABS幾乎成了金融行業的標配,包括大型商業銀行在內或多或少都會配置一些。“主要是通過周期驗證,每個資產池的數據越來越完整。買方之前最大的疑問是,這些ABS的發行數據背后是不是真的有業務量在支撐。”該業務人士表示。

消費金融的資產創新模式

消費金融大潮下,多種商業模式在細分領域涌現。一端是各類消費金融公司,一端是以銀行為主的資金方,各類服務中介試圖分得消費金融市場擴容的一杯羹。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業內人士處了解到,目前市場上不乏提供“云計算”、“區塊鏈”等風控技術的系統提供商,但也有一類機構擁有較為獨特的數據源,在此基礎上進行建模,并對外輸出。

“比如有些公司基于電信運營商代理的優勢,有一些通訊的多維度數據對于我們的風控會有參考價值,對一些實力較弱的小平臺也很有吸引力。” 中騰信董事會秘書魏昆表示。

近兩年來,可以觀察到消費金融的發展在細分市場不斷深耕,除了電商、旅游、租房、醫美等消費場景,銀行信用卡也是今年以來一塊新的市場。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銀行和信托業資深人士處了解,有銀行信用卡業務團隊人員離職后創業,瞄準了一部分信用卡客戶分期還賬的需求,業務推進較快。

其模式為,給有信用卡分期付款需求的客戶貸款還款,利率在12%左右,比信用卡分期年化18%的利息低了5-6個百分點,好處在于鎖定了資金流向(就是還款給銀行),“割了銀行的果實”。

“為什么銀行信用卡的年化利息都在18%呢,這是長期檢驗的結果,就是信用卡用戶有很多是把信用卡作為支付工具,不會使用分期功能,就不會給銀行帶來利息收入,白白用銀行資金,那么這些人對于銀行而言就是成本,18%是基于這些因素得出了一個平衡利率,做信用卡分期現金貸的公司就是摘了銀行信用卡最甜的果子。”某信托公司研究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道。

資產端來自銀行,在資金端,銀行依然是主要買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該商業模式中,信用卡用戶一般來自大行或股份行,資金則來自小銀行,相當于小銀行獲得了大銀行的信用卡資產;另外,一些區域性銀行也可能用理財資金對接,或選擇代銷打包的資管計劃或信托產品。

消費金融會熱多久?

和任何火熱的金融業務一樣,高速增長和風險總是如影相隨。

上述信托資深人士坦言,監管部門對于要發行ABS的互聯網金融企業的主體要求有收緊之勢。“對發行主體的要求還是挺高。”該人士表示。同時,作為大金主的銀行,在評估ABS時也從未放松對主體資質的評估。

據其透露,即使是政策方面鼓勵的農業領域分期公司,也曾出現因為主體資質不夠的原因而無法在公開市場發行ABS,但后續通過外部增信措施增強產品評級之后,該公司的ABS終于有望發行。

魏昆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監管部門對于消費金融ABS整體持鼓勵態度,主要關注的是否和真實消費關聯。由于現金貸類的資金難以追蹤去向,且互金公司的非持牌身份存在一些監管空白,因此交易所暫時停止了其ABS的場內發行審批。另外,股東方背景、產品結構(包括是否有國有擔保等)也是監管評估是否放行的重要因素。

“短期內,還是很難看到發行主體一下子變多,包括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也還有一定難度,農業類可能是一個方向。”上述信托人士預測,更多公司主體仍會擴充場外ABS的市場,但場內的增長可能還是主要依賴幾家大型互聯網公司。

某華南地區城商行零售部主管談及消費金融資產時坦言,目前業務方面抓住了大勢,但難言是否準確判斷了其中的風險。通過其目前接觸的一些案例來看,以高風險用戶為目標客群的公司,其綜合收益率(已經考慮違約率)往往比以低風險客戶為目標的收益要高,這意味著目前市場上的風險與收益匹配可能存在一定誤差。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