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京東訴阿里“二選一”案,最高法院給了第一個判決……

調戲電商 2019-10-14

文/調皮電商內容團隊

01

今天,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一則內容,主題是《浙江天貓網絡有限公司、浙江天貓技術有限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這個裁決裁定,是最高法院駁回阿里對于京東起訴阿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一事的管轄權異議的上訴。

這是個什么情況呢?說來還真是挺費口舌的。

眾所周知,今年618前后,部分商家遭遇京東阿里“二選一”,選擇在京東撤店或者不參加京東618,只參加天貓618,這樣的情況,在業內其實已經見怪不怪,每年618和雙11大促,都會有“二選一”的事情發生。

但今年不同,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以下簡稱<電商法>),明確規定:

電商法35條: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不得利用服務協議、交易規則以及技術等手段,對平臺內經營者在平臺內的交易、交易價格以及與其他經營者的交易等進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或者向平臺內經營者收取不合理費用。

所以,今年京東決定起訴阿里,不過起訴地點是北京高級人民法院。

阿里提出了“管轄權異議”,也就是說,阿里認為自己是杭州的企業,京東在北京,在北京審理此案恐怕不利于自己,所以提出要在浙江高級法院審理……很明顯,浙江高級法院會更有利于阿里的應訴。

不過,北京高級法院一審駁回了阿里的“管轄權異議”的請求,大概的意思是,認為阿里京東都是境外注冊的企業,不存在“管轄權異議”,北京高級法院可以審理。具體細節,我們會在閱讀原文處附上整個裁決書,請詳細查看。

阿里不服一審,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不過,最近,最高人民法院駁回了阿里的上訴,維持原判,并且是最終裁決。

所以,京東訴阿里“二選一”一案還沒有正式審理,雙方竟然就已經打到最高人民法院了,可見,雙方對此事的重視程度,以及競爭的激烈程度,僅僅一個“管轄權異議”,就用了小半年,真正開庭審理之后,恐怕還有一場法庭內外的交鋒。

這個案件也非常重要,中國電商最大的兩個巨頭之間的法律交鋒,對未來電商格局的走向,影響深遠。

02

此裁決公布之后,目前尚未看到京東方面發布聲明,不過阿里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發了一個“火藥味”十足的聲明:

對于這個聲明,大家有些奇怪,聲明第二條說“二選一”是個偽命題,第三條又說“二選一”是正常的市場行為,這是有些矛盾的。

另外,這樣的聲明,豈不是坐實的確存在“二選一”?但是《電商法》明確規定禁止“二選一”的。

不知王帥這個聲明,到底想表達什么?

“二選一”到底是違反《電商法》,還是正常的市場行為,恐怕這官司的最終裁決,還會打到最高法院。

“二選一”在業內備受爭議,來龍去脈不用多說,大家心知肚明。

只是,上升到法律層面,其實還是挺難判決的,如何界定《電商法》提到的“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或者向平臺內經營者收取不合理費用。”又如何確定是競爭對手所為?

這種事肯定不會有聊天截圖或者什么電話錄音,更不會有合同什么的,如果平臺不是用強制方法,而是利誘,比如暗示商家,如果只是在本平臺參加大促,可以獲得某某資源位,這種情況如何界定呢?并沒有指名道姓要求你撤出某個平臺,也沒有明說,甚至,還可以做得更隱蔽一些,成立IP部門,引導商家投訴對方平臺的商家侵權,挑撥品牌方內部各個渠道的利益關系,這樣一來,就更沒法判定“二選一”了。

還有一些商家,害怕兩虎相爭傷到自己,主動放棄一個平臺,只選擇一個平臺做大促,品牌方自主的“二選一”,恐怕也不在少數。

所以,對于京東起訴阿里一案,勝訴的挑戰還是很大滴,不過,只要抓住一個案例,還是有望成功,成功的意義不在于能拉回多少商家,而在于占據道義高地。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調戲電商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電商深度報道第一新媒體。幾乎每個月都有幾篇文章在電商界引起廣泛轉發,多篇文章引起電商領域震動,被讀者大呼醍醐灌頂茅塞頓開,被公認為是電商領域極具影響力的意見領袖類新媒體。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