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監管靴子落地,商業銀行大額風險管理升級

董毅智 2018-05-08
摘要:自2018年1月5發布《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后,5月4日,銀保監會官網公布消息,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簽署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令(2018年第1號),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

自2018年1月5發布《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后,5月4日,銀保監會官網公布消息,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簽署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令(2018年第1號),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已經原中國銀監會2017年第14次主席會議通過。《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自2018年7月1日起施行。

防控集中度風險

國內外銀行業實踐表明,授信集中度風險是銀行面臨的最主要風險之一。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前,許多歐美銀行通過表內貸款、投資以及表外實體等多種形式對單家客戶進行授信,造成風險過度集中。金融危機后,隨著經濟下行和市場波動,銀行對客戶的過度授信風險使得銀行遭受巨大損失,一些銀行甚至破產倒閉。

為有效管控大額集中度風險,2014年4月,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發布了《計量和控制大額風險暴露的監管框架》,建立了全球范圍內統一的大額風險暴露監管標準。從國內情況看,近年來我國銀行業快速發展,銀行對客戶的授信方式日趨多元化,客戶集中度風險呈現出一些新特點。

目前,我國對集中度風險的監管要求散落于《商業銀行法》、《商業銀行集團客戶授信業務風險管理指引》等法律法規中,尚未出臺統一、規范的大額風險暴露監管規則。根據國內銀行業實踐,借鑒國際監管標準,制定并實施《辦法》,對于抑制金融風險累積具有重要作用。

明確三點核心內容

《辦法》定義了大額風險暴露的概念,明確了商業銀行對非同業單一客戶的貸款余額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10%,對非同業單一客戶的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凈額的15%,對一組非同業關聯客戶的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凈額的20%,對同業單一客戶或集團客戶的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凈額的25%。文件對行業的最大影響主要是金融機構同業客戶授信。

具體來看,對于非同業單一客戶,《辦法》重申了《商業銀行法》貸款不超過資本10%的要求,同時規定包括貸款在內的所有信用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15%。主要考慮銀行授信業務日趨多元化,不再僅限于傳統信貸,而目前國內對全口徑信用風險集中度沒有明確的量化監管要求。定量測算也表明,國內絕大多數銀行已經達到上述監管標準,《辦法》實施不會抑制銀行對實體經濟的信貸投放。

對于非同業關聯客戶,《辦法》規定其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的20%。非同業關聯客戶包括非同業集團客戶、經濟依存客戶。現行的《商業銀行集團客戶授信業務風險管理指引》規定,集團客戶授信余額不得超過銀行資本的15%。《辦法》規定的關聯客戶風險暴露監管要求較現行要求更為寬松,主要考慮到傳統授信以貸款為主,但目前企業融資方式更加多元化,適度放寬監管要求有利于銀行加強對實體經濟的金融支持。從測算結果看,絕大多數銀行也能夠達標。

對于同業客戶,《辦法》按照巴塞爾委員會監管要求,規定其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25%。考慮到部分銀行同業風險暴露超過了《辦法》規定的監管標準,《辦法》對同業客戶風險暴露設置了三年過渡期。商業銀行可在過渡期內逐步調整業務模式、分散同業資產、擴展客戶群體,無需簡單壓降同業業務總體規模。

量化監管標準

大額風險暴露覆蓋銀行6大類多項業務,一是貸款、投資債券、存放同業等表內授信業務;二是資產管理產品或資產證券化產品投資業務;三是債券、股票及其衍生工具交易;四是場外衍生工具、證券融資交易;五是擔保、承諾等表外業務;六是按照實質重于形式原則,信用風險由商業銀行承擔的其他業務。

根據不同業務的經營模式和實際特點,《辦法》對各類業務的風險暴露計算方法作出了詳細規定。銀保監會負責人表示,《辦法》除了規定大額風險暴露量化監管標準,還針對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提出了四個方面的要求。一是建立和完善大額風險暴露管理組織架構,明確董事會、高級管理層、相關部門管理職責,構建相互銜接、有效制衡的運行機制。二是制定大額風險暴露管理制度,及時報監管部門備案。三是按照大額風險暴露監管要求,結合本行實際情況,設定大額風險暴露內部限額,并持續監測、預警和控制。四是加強信息系統建設,持續收集相關數據信息,有效支持大額風險暴露管理。

新規與征求意見稿的對比

征求意見期間,主要收到涉及結構化產品風險暴露計算、匿名客戶監管要求等問題的反饋意見,進一步完善了《辦法》有關內容:一是允許符合條件的資產管理產品和資產證券化產品不使用穿透方法,即對于風險暴露小于一級資本0.15%的基礎資產,如果銀行能夠證明不存在人為分割基礎資產規避穿透要求等監管套利行為,可以不使用穿透方法,將風險暴露計入產品本身,無需視為對匿名客戶的風險暴露。二是設定匿名客戶達標過渡期,商業銀行應于2019年底前達到匿名客戶風險暴露集中度要求(征求意見稿規定2018年底),相當于設置了一年的過渡期。三是完善附加風險暴露計算規則,明確指出,如果商業銀行能夠證明發起人或管理人與基礎資產實現了破產隔離,可以不計算其附加風險暴露。

監管新規對市場的影響

首先,同業理財的流動性風險需要高度關注。對中小行來說,“匿名客戶”額度稀缺,大概率要留給貨幣基金,會要求同業理財出售方提供底層清單。如果清單里有投資方里自己的客戶,還要看其是否超過風險暴露限額上限,除此之外,還看該客戶關聯方的授信情況和是否超過了風險暴露限額上限。不管怎樣,同業理財到期后,繼續續接的摩擦成本會顯著增加。

其次,資本金不足的中小行做同業投資更加捉襟見肘,補充資本箭在弦上。無論是放松條款單一投資金額小于一級資本凈額0.15%的產品還是匿名客戶本身最多只能占用一級資本凈額15%的約束,銀行同業合作規模均會受到一級資本金的影響。對于主動管理能力相對較弱的中小行本身就通過同業合作加強來實現投研能力的提高,但資本金約束確極大的限制了中小行開展同業合作業務的空間。對中小行來說,補充一級資本是不得不走的一步,可以預見上市中小行會有較強的意愿通過增發、配股、發行優先股補充一級資本,而對非上市中小行來說,IPO訴求會進一步提高。

最后,《辦法》實施有助于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提升金融服務的質效。《辦法》根據國內銀行實際,參考國際監管標準,規定了大額風險暴露監管標準和計算方法,對商業銀行加強大額風險暴露管理提出一整套安排和要求,有助于推動商業銀行提升集中度風險管理水平,降低客戶授信集中度,有效防控系統性風險。《辦法》提高了單家銀行對單個同業客戶風險暴露的監管要求,與當前治理同業亂象的政策導向一致,有助于引導銀行回歸本源、專注主業,弱化對同業業務的依賴。《辦法》明確了單家銀行對單個企業或集團的授信總量上限,進一步規范銀行同業業務,有助于引導銀行將更多資金投向實體經濟,特別是改變授信過程中“搭便車”、“壘大戶”等現象,提高中小企業信貸可獲得性,改善信貸資源配置效率。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董毅智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專業互聯網律師 投資金融律師 致力于為企業及創業者提供精準實時的一流法律服務 多維的法律分析 權威的法律解決方案。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