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二度回港IPO:馬云沒來張勇主持,阿里變了,阿里沒變

財經故事會 2019-11-27

昨天,我在港交所第二次圍觀了阿里巴巴集團的IPO活動。

上一次在紐約,阿里巴巴集團首次IPO,緊張刺激,交易廳的電子屏幕上數字不斷閃爍,四個小時后,開盤價才最終落定。

這一次港交所IPO,儀式簡短得只有不到一個小時,稍顯平淡低調,但卻異常溫暖。

接任馬云擔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的張勇,致辭的主題是“回家”,說到“香港我們來了”,“我們回家了”的時候,現場的掌聲持續了二十多秒。

而阿里和港交所這對老相識,曾經小有爭執,如今終于放下心結擁抱在一起,有種老友重逢的喜悅。

2019年的港交所上市,與2014年的紐交所上市,兩個階段,阿里保留了什么,阿里改變了什么?

第一,同樣的破紀錄IPO。

2014年9月,阿里在紐交所IPO時,破了記錄,成為上市首日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在全球的互聯網領域,當時阿里的市值也僅次于谷歌早了十年上市的谷歌。

阿里在港交所IPO,再次破了記錄。此次,阿里巴巴最多在港集資1012億港元(約合130億美元),為2019年全球規模最大的新股發行。

第二,客戶第一沒變。

高管團隊臺下坐,客戶敲鑼當主角,紐約上市如此,香港上市也是如此。

紐約IPO時,曾有人建議馬云和八位外部代表一塊上臺。但馬云拒絕了,他擔心自己會搶去其他人的風頭。

這次的敲鐘人增加到了10位,同樣也是客戶代表。

這種持續的儀式感,會讓你發自肺腑的相信,阿里“客戶第一”的理念不是喊口號。張勇會后交流時說,“我們永遠這樣講,我們很堅定,我們在路演的時候,在各種場合都這樣說,我們是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他認為,只有客戶滿意了,才能給股東帶來好的回報。

而且,兩次敲鐘人合計十八位,阿里巴巴創始團隊是十八羅漢,這個巧合也很有趣。

第三,全球化程度提升。

2014年的8位敲鐘人,有1位美國人和7位中國人。2019年的10位敲鑼人,來自四大洲8個國家,全球化特征很明顯。

而香港,恰恰是阿里諸多業務全球化的第一站。1999 年,阿里巴巴就在香港設立了辦公室。2014年美股上市后,全球化成為阿里三大戰略之一。同年,天貓國際在香港注冊,5年多過去,已有全球78個國家和地區22000多個海外品牌入駐天貓國際,8成以上品牌是首次進入中國市場。

第四,從顛覆者到賦能者,從電商到商業操作系統,更從容更自信。

敲鐘人的職業背景也變了。

2014年,8位敲鐘人中,3位是賣家,還有快遞員、淘寶用戶,以及淘女郎等,都來自泛電商生態。

2019年的敲鐘人,既有電商創業者、消費者,也有設計師、碼商、智能農業工程師、物流分揀師、全球游線路規劃師等等。

2014年,阿里還是電商公司;2019年,阿里成為了數字經濟體,橫跨數字商業、數字金融、云計算、智慧物流等在。

還有一個變化在暗處。

2014年,阿里給人的感覺很兇悍很緊繃,當時的阿里有些焦慮。

2013年9月,社交產品來往上線;2014年春節上市,微信紅包上線,被馬云比喻為“偷襲珍珠港”;彼時,支付寶和銀行業也是劍拔弩張。

后來,來往敗了,但釘釘成了;微信紅包起來了,但堅守了金融屬性,支付寶及其本地錢包合作伙伴的累計用戶達到了12億;螞蟻金服不做FIN了,要做TECH;阿里開始定位于商業操作系統,要賦能包括線下零售業在內的傳統商業,等等。

阿里對外的火藥味兒沒了,但內部其實更自信更從容了——阿里已經是中國市值最高的互聯網公司。

第五,從馬云時間到張勇時間。

這次IPO,馬云沒來,據說在非洲。忙著致辭交流的張勇,并沒有第一時間給馬云打電話,但是他覺得馬云應該通過網絡看到了。

半個月前的雙11,每年必然壓軸登場的馬云,也沒來會場見媒體。

一個上市,一個雙11,馬云都沒來,是因為馬云無需再來,是因為阿里實現了真正的制度傳承。9月10日的交棒儀式上,馬云說,“今天不是馬云的退休,而是一個制度傳承的開始。今天不是一個人的選擇,而是一個制度的成功。”

馬云真的放心了。

第六,兩個池子一汪水。

作為全球首個同時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企業,兩次IPO到底是什么關系?就好比兩個相通的池子。美股投資者可以把美股的存托憑證轉成香港的股票,從美元兌換成港幣,從一股變成八股。

一換八的比例,也和匯率有關,目前1美元約等于7.8港元。為了轉換方便,所以直接一換八。

現在,阿里港股市值大概比美股多1000億港幣左右,存在一定的市值差。

這個市值差會不斷波動,不會無限擴大。基于流通機制,市場調節會不斷填平套利空間,兩地市值就會趨同。

第七,從港交所的門外漢到港交所的帶路人,不是妥協而是共贏。

其實,阿里一直對香港心有所屬。

2007年,阿里B2B業務在香港上市。2014年,阿里巴巴集團IPO首選地還是想香港。彼此阿里合伙人制度,與港交所堅持的同股同權制度有沖突,蔡崇信代表阿里,和港交所總裁李小加你來我往公開辯論數次。

合伙人制度是阿里的底線,當時馬云說過一句話,上市是結婚,在哪里上市就像結婚典禮在哪里辦,言下之意,地點沒那么重要。

最終,阿里遠走紐交所。而港交所也錯失了一個大單。

去年,港交所修改了同股同權的條例,遠嫁的阿里最終回歸了港交所。

很多聲音認為,這是港交所的妥協,但我認為這是進步。如果不是當年和阿里的一番唇槍舌戰,港交所不會這么快修改相關規定,那時候,錯失的就不止一個阿里,還是整個時代。

阿里回歸上之后,港交所得以碾壓納斯達克,登頂2019年全球交易所IPO融資額榜首。

李小加對阿里回歸“特別感恩”,阿里以回歸力撐香港,尤為珍貴。

而且,阿里回歸還有示范意義,李小加已經開始吆喝了,“今天,香港把’家’準備好了,讓阿里成功回到了這個家,在這個家’安家落戶’。我相信今后還有很多浪跡天涯、周游世界的公司,都會陸續回家、回港。”

第八,9988是什么意思?

9988這個股票代碼,是阿里特意選的,為此,阿里向港交所捐贈了100萬。

我特意了解了一下,企業都愛靚號,所以從1999年起,港交所開始推行“股份代號慈善抽簽安排計劃”,上市公司向香港公益金捐款,就可獲得選號權,為公益做貢獻,也討個好彩頭。

88意為“發發”很吉利,而且阿里B2B業務早年的代碼是1688,有個傳承。99這兩個數字也很講究,阿里1999年創辦。此外,回港IPO被定義為“回家”,九九歸一,也有回家之意。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ditor@fromgeek.com)

  • 財經故事會
    郵箱:caoceng@fromgeek.com
    大時代,大公司,大佬。。。。。資深圍觀,謹慎發言,期待一語中的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