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內田誠擔任日產CEO 或成修復與雷諾聯盟關系的關鍵人物

(新浪汽車 10月9日訊)據彭博社報道,日產汽車正式宣布原日產汽車執行委員會成員、高級副總裁、日產中國管理委員會主席、東風汽車有限公司總裁內田誠(Makoto Uchida)升任社長兼CEO。

路透社報道稱,內田誠是一位與雷諾關系密切、為人坦率、直言不諱的高管。通過選擇內田誠擔任CEO,日產董事會選擇了一位與公司傳統文化略有不同的人。

他于2003年加入日產汽車公司,在日產汽車公司和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采購部門工作多年。2018年4月,接替關潤擔任東風汽車有限公司總裁。2019年4月,升任日產汽車執行委員會成員、日產中國管理委員會主席。

內田誠以其永不松懈的職業道德和對成本的嚴格控制而被人廣知。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長期合作伙伴形容內田誠是“長著一張日本面孔的外國人”,他在在談話中直截了當、切中要點。

內田誠將與新任命的首席運營官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一道,試圖重振受到利潤大幅下滑、丑聞爆發和與雷諾聯盟關系緊張的日產公司。古普塔目前是三菱汽車COO。他來自印度,于2006年加入雷諾印度公司擔任采購經理,于今年被派往三菱汽車擔任首席運營官。

日產汽車董事會主席木村康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日產需要相互支持的團隊領導,而且彼此的關系將更加透明。”

同時,他表示,“我們認為內田誠是推動今后日產前進的合適的領導者,希望在他的帶領下,盡早實現業績的回升,重建新日產。”

修復與雷諾的聯盟關系

現年58歲的內田誠上任日產CEO后將如何扭轉公司業績的頹勢——尤其是其在美國的業務——并修復與雷諾的關系,將成為投資者關注的焦點。

去年11月,日產董事長以及雷諾日產聯盟領頭人戈恩因涉嫌過少申報自身報酬、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被東京地方檢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帶走。戈恩被控從2010財年起的5年中合謀隱瞞戈恩的真實薪酬。其被指控隱瞞了整整50億日元(約3億元人民幣)的收入,實際收入為100億日元(約合8800萬美元)。

同時,今年9月,日產汽車的內部審計人員發現,公司CEO西川廣人等一眾高管的也存在違法行為,薪酬過高。西川廣人承認,獲得過高薪酬與股票相關。在被稱為“股票增值權”計劃下,一些高層違規行使股票增值權,多獲取了報酬。股票增值權是一種和股票價格聯動的股權激勵機制,如果公司股價上漲,激勵對象可通過行使權利獲得相應收益。

西川廣人在9月16日辭職,標志著這家受到前董事長戈恩被抓丑聞和利潤暴跌打擊的日本公司出現了進一步的動蕩。

戈恩被捕后,日產和雷諾之間的緊張關系迅速惡化。日產高管長期以來一直抱怨他們與雷諾之間不平等的合作關系,但正是這種合作關系使日產在1999年免于破產。日產持有雷諾15%的股份,但沒有投票權,而雷諾擁有日產45%的投票權股份。外界還認為,日本政府對法國政府持有雷諾15%的股份感到不安,這使得法國政府成為日產的間接股東。

今年5月,雷諾和菲亞特克萊斯勒(FCA)合并的失敗也讓雷諾日產聯盟的關系降至冰點。自去年1月接替戈恩臨危受命,擔任雷諾董事長以來,塞納德一直推動與日產的全面合并,但遭到了日產的堅決拒絕。但在尋求與菲亞特克萊斯勒合并時,再次遭到日產的不支持。雙方之間的緊張關系一度威脅到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存亡。

不過,雷諾一直在努力修復與日產的關系。一位接近雷諾的消息人士稱,這次日產高層的任命是“聯盟的勝利”,稱內田誠和古普塔都了解相關事情,并準備幫助日產復蘇。兩者共性之一是,與雷諾均有著良好的關系。

內田誠的同事形容他是“一個內心其實不是日本人的日本人”。他的語言非常直接、中肯、易懂。”

2003年加盟日產汽車公司,內田誠在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采購部門工作多年。盡管他精通成本控制,并在采購方面步步高升,但他還有其他一些特點,表明他是個局外人。

但與大多數日本高管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一家公司度過不同,內田誠的整個職業生涯并不是在日產度過的,他是從日商巖井商社(現雙日)加入日產的。日本的許多高管都來自東京大學,經常學習法律。但內田誠畢業于京都同志社大學,在那里學習的是神學。

據知情人士透露,內田誠自2003年加入日產后,一直與雷諾關系很好。這次CEO競選中,包括雷諾高層在內的日產董事一致投票支持了內田誠和古普塔。

古普塔是雷諾董事長讓·多米尼克?塞納德(Jean-Dominique Senard)看好的最高職位的競爭者之一,因為他一直被視為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支持者。他出生于印度的德拉敦,畢業于印度的印度尼赫魯大學工程學院,并獲得了法國商學院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的文憑。

現年49歲的古普塔1992年開始職業生涯,在私營部門從事工程和采購。2006年,他成為位于孟買的雷諾公司采購總經理。2008年,古普塔轉到雷諾日產聯盟采購部門,擔任全球制動系統供應商客戶經理,并于今年被派往三菱汽車擔任首席運營官。

隨著日產親雷諾派內田誠和古普塔的上臺,雷諾日產聯盟關系或走向緩和。

恢復下滑的業績

內田誠需要面對的另一大挑戰是恢復日產下滑的業績。多年來的大幅折扣和面向租賃公司的低利潤率銷售降低了日產的品牌形象,削弱了該公司的盈利能力。

投銀行SBI Securities Co。分析師遠藤浩二(Koji Endo)表示,“日產在國內外需要進行重組,新車型的開發需要加快,而與雷諾的管理協調和提高盈利能力的努力正在陷入混亂。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2018財年,日產汽車營收11.57萬億日元(合105.56億美元),同比下滑3.2%;營業利潤3182億日元(合29.03億美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4.6%,創下10年來新低紀錄。銷量方面,日產表現也不盡如人意,2018年全球銷量下降4.4%至551.6萬輛。

日產預測,在截至2020年3月的2019財年,日產汽車預計營業利潤將相比2018財年再下滑28%,至2300億日元(合21億美元),約為預估均值4530億日元的一半,而凈利潤接近腰斬下滑47%,達到1700億日元(約合15.3億美元)。營業利潤率將從2018財年的2.7%下降至2.0%。

日產已經縮減了最初的目標,計劃到2022年將營業利潤率達到6%,而不是之前設定的8%目標;營收目標設定為14.5萬億日元(合1,308.4億美元),低于此前16.5萬億日元(合1,488.9億美元)的目標。

2019財年第一季度(4-6月),日產銷售額同比減少12.7%;凈利潤僅64億日元(約合6000萬美元),同比下跌94.5%。4-6月日產汽車全球銷量為123萬輛,同比減少6.0%。

今年7月,日產表示,將在全球范圍內裁員1.25萬人,削減10%的產能和產品線;裁員將在2023年3月前完成,裁員人數約占日產全球員工數的10%。

西川廣人一直將其糟糕的業績歸咎于前任領導戈恩糟糕的戰略決策。他在2018財年的財報會議上表示,“今天我們已經觸底。我們現在面臨的大多數問題都是我們前任領導人留下的負面影響。”

不過,麥格理證券分析師劉易斯表示,日產目前面臨的挑戰雖然嚴峻,但與1999年不同。1999年,雷諾將日產從破產邊緣拯救出來,并派遣戈恩對這家日本公司進行全面整改。

“日產擁有非常強勁的資產表,在中國擁有有利可圖的業務。其在美國市場存在有一些問題,但并不是不可克服的。”(Dora)

(責編:李碩)

下一篇:繼日產任命新CEO后 雷諾被爆也開始尋找CEO接替者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