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日產新CEO挑戰:首要任務是扭虧為盈 其次是與雷諾恢復聯盟關系

(新浪汽車 9月10日訊)據路透社報道,日產汽車管理人士和分析師表示,日產汽車的下一任首席執行官會優先考慮公司利潤的復蘇,然后才會試圖修復與雷諾聯盟伙伴關系。

恢復盈利將增強日產與法國合作伙伴雷諾談判的砝碼,而雷諾自己作為日產43.4%股份的大股東也會對此表示歡迎。

日產汽車已經表示,該公司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Hiroto Saikawa)將于9月16日辭職。此前,日產內部調查發現西川廣人通過一項股票增值權計劃額外獲得了4700萬日元的收入,遠超過其應該獲得的數額。西川廣人承認了自己的違規行為,并表示深感抱歉,同時稱將返回部分金額。

西川廣人的下臺對日產汽車來說,是又一個沉重打擊。去年11月,日產董事長以及雷諾日產聯盟領頭人戈恩因涉嫌過少申報自身報酬、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被東京地方檢察院特搜部抓捕,以及隨后的盈利大幅下滑,已經令該公司的發展步履蹣跚。該公司股價今年以來下跌了20%。

對于西川廣人尚未命名的繼任者來說,其首要任務是提高利潤。多年來的大幅折扣和面向租賃公司的低利潤率銷售降低了日產的品牌形象,削弱了該公司的盈利能力。

2018財年,日產汽車的營收為11.57萬億日元,同比下滑3.2%;營業利潤為3,182億日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4.6%,為十年來新低;凈利潤達到3191億日元,同比下滑57.3%。今年第一財季(4-6月),日產汽車凈收入暴跌了94.5%至64億日元(合5930萬美元)。4-6月,日產汽車全球銷量為123萬輛,同比減少6.0%。

日產一位高管稱,雷諾可能會給這家日本公司留出時間專注于扭虧為贏。雷諾曾尋求與規模更大的合作伙伴日產進行全面合并,但未獲成功。

上述高管表示:“毫無疑問,(日產業績的)復蘇是重中之重。”由于信息不公開,他拒絕透露姓名。“我們相信雷諾也會理解。”

戈恩被捕后,日產和雷諾之間的緊張關系迅速惡化。目前,戈恩正在東京等待對他的金融不當行為指控的審判,但他否認一切指控,并稱這是日產內部一些高層策劃的陰謀。

雷諾和日產關系的破裂引發了投資者對這一聯盟未來的擔憂。目前,汽車企業迫切需要規模化,以跟上電動汽車和移動出行等大規模技術變革的步伐。

日產高管長期以來一直抱怨他們與雷諾之間不平等的合作關系,但正是這種合作關系使日產在1999年免于破產。日產持有雷諾15%的股份,但沒有投票權,而雷諾擁有日產45%的投票權股份。外界還認為,日本政府對法國政府持有雷諾15%的股份感到不安,這使得法國政府成為日產的間接股東。

標準普爾分析師在一份報告中稱,“日產盈利能力可能仍面臨壓力,不太可能立即與雷諾就未來結盟形式達成協議。”

雷諾和菲亞特克萊斯勒(FCA)合并的失敗也讓雷諾日產聯盟的關系降至冰點。自去年1月接替戈恩臨危受命,擔任雷諾董事長以來,塞納德一直推動與日產的全面合并,但遭到了日產的堅決拒絕。但在尋求與菲亞特克萊斯勒合并時,再次遭到日產的不支持。

目前,雷諾董事長讓-多米尼克?塞納德和法國政府現在可能都不得不暫緩表達與日產加強關系的愿望。麥格理證券(Macquarie Securities)亞洲交通研究主管珍妮特?劉易斯(Janet Lewis)表示:“日產提高盈利水平也符合法國政府的利益。與任何形式的并購協議相比,日產健康的業績表現都將給雷諾的股價帶來更多好處。”

日產首席運營官山內康弘(Yasuhiro Yamauchi)將暫時接替西川廣人擔任首席執行官,并預計將在10月底前尋找到一名永久性的接替者。

據雷諾日產聯盟消息人士稱,候選人中包括雷諾-日產-三菱汽車聯盟高級副總裁關潤(Jun Seki)、首席競爭官山內康弘(Yasuhiro Yamauchi)以及日產汽車執行委員會成員內田誠(Makoto Uchida)。

其中,關潤一直被視為日產首席執行官的最佳人員,他于1986年加入日產,曾擔任日產中國管理委員會主席、東風汽車有限公司總裁,掌管在中國這一全球最大汽車市場的業務,并于去年3月調離擔任升任雷諾-日產-三菱汽車聯盟高級副總裁。

日產新任CEO的兩項關鍵任務將是實施在美國的復蘇戰略,并執行西川廣人今年7月宣布的削減全球工廠過剩產能的計劃。

西川廣人暗示,他通過生產高品質汽車來改善美國盈利的計劃已經取得成效,且復蘇跡象將在下個月公布的上半年業績中顯現。

西川廣人一直將其糟糕的業績歸咎于前任領導戈恩糟糕的戰略決策。他在2018財年的財報會議上表示,“今天我們已經觸底。我們現在面臨的大多數問題都是我們前任領導人留下的負面影響。”

他曾多次表示,多年來,在戈恩擔任首席執行官期間設定的激進目標下,該公司在美國一直依靠大幅折扣以擴大市場份額,忽視了利潤率。

新任首席執行官需要負責執行已經制定的全球裁員1.25萬人的計劃,這是自2009年以來裁員幅度最大的一次。他還需要負責削減產能,關閉未充分利用的工廠。

麥格理證券分析師劉易斯表示,日產目前面臨的挑戰雖然嚴峻,但與1999年不同。1999年,雷諾將日產從破產邊緣拯救出來,并派遣戈恩對這家日本公司進行全面整改。

“日產擁有非常強勁的資產負債表,在中國擁有有利可圖的業務。其在美國市場存在有一些問題,但并不是不可克服的。因此,這不是1999年日產需要紓困的情況。”(李晶)

(責編:肖蒙蒙)

下一篇:鄔學斌或將重回奇瑞 負責新合資公司業務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