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行業
  • 行業
  • 互動

香港證監會:無牌照的交易所不得買賣“證券”類加密貨幣

2月9日,香港證監會發布新聞稿,再次提醒投資者防范加密貨幣交易當中的風險。

香港證監會先后致函七家位于香港或與香港有連系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警告它們不應該在未領有牌照的情況下買賣屬于“證券”的加密貨幣。

同時,香港證監會先后致函7個ICO發行人,要求他們遵從監管制度。

香港證監會認為,ICO基本上是利用區塊鏈技術的初創企業進行的眾籌活動,ICO發行人通過征詢律師、會計師及顧問等市場專業人士意見,并在他們的協助下將所發售的加密貨幣建構為功能型代幣,藉此繞過《證券及期貨條例》的監管范圍和規避證監會的監管。

ICO亂象叢生

之所以對ICO投資者再發風險提示,也是源于ICO暴利導致眾多投資者盲目跟風。

ICO age數據顯示,2017年1月至6月,全球主要ICO項目合計融資金額為7.18億元,主要項目有129個。Coin Desk的數據也顯示,ICO歷史累計募得資金56.8億,僅去年12月,投資者在ICO市場就投資了14億美元。

鏈池科技CEO葉漢鑫在接受《財經》采訪時表示,一個項目ICO發行之后直接變現拋售,至少漲3倍-5倍,如果上了交易平臺可能就翻20倍-30倍。許多國外的ICO項目都是50倍、100倍地增長。

正如一位業內人士對獨角金融所講:“幣圈一禮拜,股市半年,鏈圈一天,世界一年,其實很多幣圈的人都是打著區塊鏈的名義,實際做著ICO的事情”。

瘋漲的暴利是吸引眾多投資者參與的誘因。

“剛跟你聊的時候,就有幾個項目找我幫他們私募,現在基本上都是私下在做,大部分情況下,他們不走傳統VC的渠道,而是走私募,幾百萬很快就完事了。”一位業內人士對獨角金融講到。

事實上,不僅一些小項目在ICO,一些大機構也在鋌而走險。

由迅雷推出的“玩客幣”,在今年1月就被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點名,指出以迅雷“鏈克”為代表的ICO,實質是發行企業用“鏈克(玩客幣)”代替了對參與者所貢獻服務的法幣付款義務,是一種融資行為,是變相ICO。

不僅如此,在2月初,美國投資人還集體向迅雷發起兩起訴訟,稱其散布虛假消息,從事發行非法的代幣融資(ICO)。

無獨有偶,剛于1月20日上線澳洲U網的ARTS,其聯合創始人蔣杰最近就被投資者“護送”到了北京金融局,原因是ARTS上線后嚴重破發,截止交易所暫停交易前最新價為0.12元,而其剛開始的代幣眾籌價為0.66元。

ICO監管收緊

由此,進入2018年以來,監管層相繼下發多項政策,對ICO的監管力度再度收緊。

1月26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于防范境外ICO與“虛擬貨幣”交易風險的提示》,提醒投資者“境外平臺一樣存在系統安全、市場操縱和洗錢等風險隱患”。并呼吁投資者應主動強化風險意識,保持理性,遠離各類非法金融活動。

2月4日,央行主管的《金融時報》報道,針對境內外ICO和虛擬貨幣交易,將采取一系列監管措施,包括取締相關商業存在,取締、處置境內外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網站等。

2月6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了關于“虛擬貨幣”、ICO、“虛擬數字資產”交易、“現金貸”相關風險的提示。

而早在2017年9月,央行就聯合七部委發布了《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認為ICO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同時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非法從事代幣發行融資活動,代幣融資交易平臺也被叫停。

下一篇:比特幣斷崖下跌2000美元 投資者火中取栗又扳回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